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我家是铜仁】动人的铜仁

  • ╬曾了了╬
楼主回复
  • 阅读:1497
  • 回复:0
  • 发表于:2020/3/26 9:09:1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铜仁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如果遍走大江南北,那大可以在此小歇一夜

- 动人的铜仁 -

铜仁就像被时光打磨过的玉石,在历史的风尘里亮出了它的色泽。

铜仁就像被时光打磨过的玉石,在历史的风尘里亮出了它的色泽;又像江南温婉的姑娘,在含羞中露出自己的端庄和宽容,新旧的颜色透着摩登女郎和古典女性的融洽之美。
即便走遍大江南北,也值得在此小歇一番。铜仁是很合适看夜景的小城,它没有上海的繁华,没有丽江的喧闹。而此地,是恰到好处的宁静,如珠玉般温润、凉而不冰、亮而不炫。
最好在锦江边上走走,到兴市桥上看看,那一江如龙的光影倒映在江中,如画一般五彩斑斓,连着岸上的火树银花,织就了铜仁这宁静的城市现代而朦胧的生动画卷。要是你觉得六七月炎热,那江岸的长廊沿边而建,曲曲折折地依偎在锦江身旁,把人们送到桨声灯影里,那绝对是你乘凉和散步的好去处。夜间也有垂钓者,他们蹲在某一个角落,点一支烟,摇着蒲扇,脚边定是有一根鱼竿。要是有鱼儿愿意上钩,他们便懒洋洋地自言自语:“又得一条啰──”,这个“啰”字拉得长长的,欣然和自在留给散步的人去品味。



白天与黑夜截然不同,显露的霓虹灯会收走夜晚的一份宁静,映照出这座城市的忙与闲。

忙碌的是青年人,他们穿着新潮的衣服和穿着破旧的农民工谈着房价,卖保险的大姐正在和七十岁的老人较量着嘴皮子,墨绿深沉的森林静静地看着忙碌的人群。悠闲的是那些退休的老人,他们在竹林下打起扑克,唱着小曲,逗着鸟儿,打着太极,全然不管那些急促穿行的年轻人。








动人

    小城.

如果看倦了城市的千篇一律,那不如迈开自由的脚步,学一学勤奋的登山者,爬上俊秀的文笔峰,出一身汗,累了,也可以在竹海深处小歇。再数数台阶,数百之上便有廻龙寺。可以在沉静和虔诚的心境里回头一望,来时的路全然被竹海淹没,再回首参禅拜佛,了却一天的烦恼。那时便知道,一座小城边上,有一座古寺,就像是红尘深处,藏了一杯清心寡欲的清茶,那是人生的必备茶。再往上数百台阶,曲曲折折地向山顶而去,越往高处越险急。会于绝顶处,一塔耸立其上。那时,登山者便会感到一种“山高我为峰”的豪迈之感,人生中的艰难困苦便会随着登山者俯瞰全城的心境而烟消云散。





当然,还可以往南北向而走,沿锦江再观赏一下它白天的景象。

三江公园里清脆的陀螺声,老人们奋力扬起的鞭子。有人会在阴凉处铺开棋盘,为一颗棋子而搔首挠须、口角争锋。或者会看到花甲古稀或是耄耋老人左手提一桶水,右手握住两尺有余的大毛笔,在那干净的地板上展现书法的娟秀和刚猛,那挥毫之气,尽显这武陵之都、仁义之城的文化氛围。
向北而去,便可以跨过锦江,到达古城,那里是著名的爱国烈士周逸群的故居和陈列馆,若到达此地,定要去瞻仰和考究,因为这有助于了解铜仁的红色历史。一个年轻的城市也有着沧桑的背景,而这就集中在这条古老的街上。向上行走,可以登上东山寺。比起文笔峰的廻龙寺,虽是隔江相望,但明显要热闹许多,在林间小道里就会听到悠远的钟声回荡了。



这时,恐怕已是傍晚时分,可以穿过几条小街,来到大十字、小十字一带闲游,那里会有市民们想要挑选的食物,酸辣可口的花甲粉,独具特色的锅巴粉,薄如蝉翼的盘子粉,游人大可以不顾斯文地捞着一碗。菜就是菜,饭就是饭。吃完就去步行街吧,那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怕是看花了眼,那不妨多走几处,攒动的人群你无需害怕走丢,蹲在地上要钱的乞丐也会向你指路。或者你可以坐个的士到你想要去的地方,司机们会欣然地说出实惠的价钱。





夜晚的铜仁

夜晚的铜仁,可以看出它刚柔并济的性格,那是宽容的本色。三五成群的朋友聚在火炉旁,或者是干净整洁的桌子边上,几瓶梵净山土酒,或是木黄土酒,或者就一箱啤酒,点着一条烤鱼或是几碟生菜、花生和小豆腐,或是来几串麻辣的烧烤,再配上大家爽朗的笑声,注定今天的疲惫和烦恼都要在这里消除了。酒过三巡,大家就会掏心窝子地讲出自己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此时,人们便会感激一座城市的包容与和蔼,它把所有的浊气与孤傲都全部汇入身体里,在吃喝玩乐里慢慢消解,杯盘狼藉后,东方既白时,又迎来新的一天。


这里的酒场,没有像贵阳那样喧闹地做游戏,也没有像黔西北那样豪爽的罚酒。他们是温和的,斯文的,仿佛在品味,不是为了借酒浇愁,而是借酒助兴。此时,卖唱的小伙子就会到酒桌旁叫半醉半醒半无眠的人们点上两首歌,随着歌声,夜就会在喧闹中安静下来。







    铜仁.

假如你是爱茶不爱酒的人,那你大可以向花果山走去,那里有座茶馆,僻静优雅,常有铜仁的斯文人士相聚于此,或歌或诵,怡然自得。你可以不必管这些“疯子”,只需寻个座位,点一杯梵净山翠峰茶或者印江湄坨茶,吟诵着:“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褪去一天的忙碌和愁闷,将换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决绝与自在。


在春风沉醉的夜晚,若要离去,那刚刚好,动人的铜仁也将收敛住它刚刚散发的美丽。
转自 铜仁微报   作者:孙金贵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