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贺龙北伐到铜仁

贺龙北伐到铜仁

关键词:铜仁历史,贺龙北伐到铜仁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铜仁政府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tanyunl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1860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1924~1926年,贺龙北伐先后二次来到铜仁休整,扩充兵力,壮大实力。

贺龙第一次来铜仁

1924年5月,由于四川军阀杨森等部队的进逼,贺龙遂率领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有番号无战马)约6000余人,与熊克武、汤子模部由四川万县、酉阳、秀山、彭水经贵州松桃向铜仁进发。当时,铜仁还是湘西镇守使蔡钜猷部的周铁鞭团割据驻扎。当贺龙部进至距城4公里的清水塘时,前卫部队即小跑到达铜仁北门城外,周部守城士兵误以为是自己的队伍做早操回来,等到手中的枪被缴,才知道出了问题,要报告也来不及了。贺龙部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攻下了铜仁城,赶走了周铁鞭,取缔了苛捐杂税,减轻了农民的负担。贺龙率部进城后,司令部设在第三联合中学(旧址即现在地区文化局所在地),其余部队分别驻万寿宫(现三完小)、龙王庙(现市幼儿园)等地。由于贺龙同志治军谨严,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深受群众欢迎。

当时被军阀蹂躏过的黔东各地,人民极端贫苦,加之匪患四起,路断人稀。为了安定地方,使人民安居乐业,贺龙便委任原商会会长王诚斋为铜仁县县长,召集商会整顿市场,禁伐森林,废止苛捐杂税,并派出部队严靖各路匪患。贺龙所属步二旅贺敦武在酉阳和松桃一带剿匪时,招安了苗族首领龙正求。有个名叫杨毛崽的,是铜仁大江一带的大土匪,在离城约10公里的五马破槽和木弄一带活动,自称“保路队”,明保暗抢,危害商业交通及旅客生命财产的安全。贺龙便派出他身边的手枪营活捉了杨毛崽,在城北校场坝枪毙示众,受到人民称赞。

铜仁历来全凭一条直达湖南麻阳、辰溪、常德的锦江水路,交流物资,繁荣市场。因此,沿江两岸就成了土匪盘踞抢劫的场所。在漾头区的茅坡、九龙洞、骂龙溪一带,有大土匪蛮老师(姓刘,系巫师),弄得船只不敢上下。贺龙派出部队一一把他们铲除掉,使商船畅通无阻,沿江人民莫不拍手称快。在小江龙鱼坡、桥沟一带,又打跑了匪首李老九;在城南的望城坡及城东南的竹园庄、杨家坝又除掉了匪首长杆钓(汤和清)等,使铜仁四周的匪患基本肃清,城乡人民得以安居乐业。为了进一步壮大武装力量,保护商行,畅通邮路,贺龙还通过王诚斋、罗达成及何荆丞等人的积极活动,于夏秋间收编了驻思州 (现岑巩县)的“滇黔联军”;思(州)、玉(屏)、石(阡)联合保商团的四个营共2000多人,编为第一梯团。分扎于铜仁各交通沿线,执行保商护邮任务。同时,还收编了驻天柱的罗统和部,从而使贺部增强了实力。为此,铜仁沿江而下的水路一直通往湖南晃县、龙溪口等,省内思南、松桃等县的陆路亦畅通无阻,油桐、培碱、纱布、盐、烟等各种土特产品的航运脚力络绎不绝,市场为之活跃,人民喜笑颜开。加之贺龙性格豪爽,平易近人,关心群众疾苦,广泛接触各界人士,得到铜仁广大群众以及商界和开明绅士的大力赞助。铜仁商会会长罗达成为首,印发了“铜仁商会当制钱壹串文”的钞票为贺部筹集军饷。为了补助贺龙部队军衣、军饷之不足,商会曾组织各商号将大量的桐油等运往湖南沅陵出售,换来银元和布匹支援贺龙部队。

贺龙部在铜仁期间,正值依附美帝国主义的直系军阀独霸北京政权,美帝势力有扩大之势,引起日本帝国主义的不安,便挑起了奉皖两系军阀和直系军阀的战争(即第二次直奉战争)。正当双方斗争激烈进行时,冯玉祥率部从前线倒戈回北京,囚禁了曹锟,直系溃败,奉系乘机进入华北,这时段祺瑞重新取得政权。根据这一事变,中国共产党于1 924年号召召开国民会议,制定新法,建立民主共和国,上海、浙江、广东、湖南、湖北等地相继响应,随即建立了国民议会,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支持下,决定到北京召开国民会议,宣传革命,并发表“北上宣言”,提出反帝、反封建的主张,要求全国人民支持。贺龙闻讯,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积极支持“北上宣言”,遂于1924年9月,联合熊克武、汤子模由铜仁出发,经马脚岩(马岩乡)、漾头司(漾头乡)向湖南挺进北伐。

贺龙第二次来铜仁

1924年9月贺龙部回到湖南后,一贯依附于北洋军阀的湖南省长赵恒惕见贺部实力有所扩大,企图收编为湘军第五师。当贺龙重取澧洲,彻底打垮唐明洋,当了镇守使后,势力更有所发展,赵恒惕更视其为“隐患”。于是,调其第二师刘刑、第三师叶开鑫前往攻打贺龙部。贺龙不愿战火扰民,即率部退出澧洲,兵分两路,向湘西进发。一路由贺敦武率步二旅四、五、六团经慈利、大庸、桑植向永顺撤退;另一路由贺龙亲自率领步一旅谷青云的一、二、三团从大庸经石堤溪、吊井岩取道桑植前去永顺,在高望坡与湘军第三师叶开鑫相遇,湘军第二师刘刑又尾随其后。在此紧急关头,贺龙同志当机立断,避开刘刑,集中优势兵力攻打叶开鑫,并向黄清方向转移。这引起湘西土著陈渠珍的注意,唯恐贺龙进入湘西,遂出兵一团阻击贺龙。这时贺龙部尚在永顺境内之五里铺,只带着仅有300支短枪组成的一个手枪营。步二旅又在黄一线,兵力相当分散,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贺龙出敌不意,突然转守为攻,打垮陈渠珍一个团后:与步一、二旅所部共6个团会师永顺。旋经保靖、花垣两县到达酉阳龙潭里,东与四川交界的麦子坪又跟刘刑、叶开鑫两部相遇,经过激烈的战斗而获全胜,遂经野猪坡进入贵州松桃县。松桃城内驻休一月,整顿并发展了队伍,遂于1925年10月打着澧洲镇守使旗号第二次来到铜仁。

 贺龙部在松桃整休期间,由于土豪劣绅长期以来对人民的剥削和压迫,人民生活非常贫困,部队给养也很成问题,第四团团长贺文显奉命带领部队打开了从未打开过的苗寨银子坡,把土豪的粮食弄来,除了满足部队用粮外,还分给贫苦人民。贺龙到了贵州,虽有松桃一块暂时立足的地盘,但因为是客军,要想再来铜仁,还得与当时贵州省主席彭汉章协商。当贺龙发电给彭汉章商借铜仁这块地盘时,彭推诿说:铜仁是王天培的兄弟王天生的势力范围,需得到王天培的同意。其实王天生并不在铜仁,王天培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原来,自贺龙第一次来铜仁后,这里便没有正规部队驻防,城内空虚,土匪又猖狂起来。王诚斋便秘密派人前往思南,把遵思一带活动的“绿林好汉”三老焦团接来铜仁保城,当三老焦到达北门时,被当时守城的团防将他刺死,部队由他的夫人带领退至坝黄、江口一带,随即被万山高楼坪的罗哲卿(罗良玉)趁机占领了铜仁,自称为“贵州东路清乡司令”,收编了各路土著、团防武装,将茶店、牛场坡的潘云程编为第一支队,万山的罗汉卿为第二支队,川军鲁国斌团反水的一个营为第三支队,罗海发为第四支队,三寨芭蕉村的罗树奎为第五支队。

 由于贺龙部第一次在铜仁的良好印象,现听说要从松桃来铜仁,群众便推王诚斋为代表去凉亭坳迎接。贺龙部打着澧洲镇守使的旗号,从松桃出发,当天宿营大兴场,午夜两点开饭,天亮时就到了铜仁北门,城内罗哲卿毫无戒备,北门、东门、便水门都迅速被贺龙部打开了,罗哲卿部被打得四处逃散。战斗结束后,广大群众听说贺龙回来了,奔走相告,纷纷云集在北门外夹道欢迎,热情慰问。

 贺龙进城后,一如既往,广泛接触各界人士,关心人民疾苦,与地方友好同事经常商讨军政大事,并参与过问政事,给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大群众都称贺龙为“贺青天”。

 贺龙在铜仁期间,在好友同事家中,见到了周逸群从黄埔军校寄回来的一些宣传革命的资料,像《青年军人联合会简章》等,从中了解了一些马列主义和共产党人的主张,这对贺龙同志早期寻找革命真理是一个极大的启发和推动,从而使贺龙坚定了找共产党和在共产党领导下革命的决心。

 国共合作后,为了推翻军阀统治,将革命推向全国,1926年初,开始酝酿北伐。贵州的袁祖铭被委任为“国民革命军北伐军左翼军总指挥”(亦称黔川联军总司令),任命贺龙为“讨贼联军”第一师师长,隶属于“左翼军”第九军彭汉章部,贺龙同志为了壮大力量,准备参加北伐,除了以他的副官长秦光远协同地方人士筹办收编了姜文华所属的欧伯川(学海)和罗统一各团队外,还通过王诚斋等出面收编了“贵州东路清乡司令”罗哲卿所属的潘文松、罗淑清、鲁国斌、罗海法、罗树奎等5个支队,共达4000余人,组成6个独立团。(黔东、黔东南各地不少青年人也投奔了贺龙部队。)第一团团长罗豹军,第二团团长欧伯川,第三团团长秦光远,第四团团长胡泽芝,第五团团长(?),第六团团长穆玉如(穆锋)。并在城南小学(现逸群小学)招考了200多名军官生,充实部队的指挥力量。当时,铜仁广大群众听说贺龙部要准备北伐,都纷纷备礼前往慰问。并推曾奉卿为代表,送了两面大彩旗,他叫儿子曾南乔在旗上写着“勋高三楚、威震双江”8个大字,敲锣打鼓放鞭炮送到贺龙司令部,作为对贺龙部的表彰和称颂。19 26年2月(农历),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军乐欢奏声中,贺龙部高举“讨贼联军”大旗,从铜誓师北伐,再度经马脚岩漾头司向湖南,挥戈直下。在湖南、湖北几经转战、改编,脱离了彭汉章的编制,称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贺龙后成为“八.一”南昌起义的参加者、指挥者和领导者之一。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铜仁!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7708561234 传真: 邮箱:154758847#qq.com
地址: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麒龙国际D3栋2905 邮编:554300
Copyright © 2004-2020 铜仁在线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黔ICP备08001669号-6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